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劳动法规 > “五险一金”支出负担过重 降负担是否应提上日程?
“五险一金”支出负担过重 降负担是否应提上日程?
作者:广汉招聘网 时间:2015/9/2 阅读:5471次
据经济之声报道,几个月前有媒体报道:在一些不正规的小公司总会出现这么一幕,每个月发工资时,员工们都会排队从财务室领取一个小信封,信封里装着他们的工资:他们不要五险一金,只领现金酬劳,由此企业和个人便避开了一笔不小的开支。这种违法行为背后折射出五险一金过高的企业烦恼。
一份名为《2015年中国企业家发展信心指数(上半年)》的报告显示,近八成企业家认为“五险一金”的支出负担过重。而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就以深圳为例算了一笔账:养老保险缴费比例为22%;医疗保险为8.7%;失业保险2%;工伤保险0.8%;住房公积金则为10%-40%之间,单位和个人各承担一半,最低缴纳10%;以上“五险一金”合计最低缴纳比例约为43.5%。也就是说,企业给员工加薪100元,员工所得拿不到60元。
这样的缴费比例在全球也属偏高。同样关注这个问题的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通过调查了解到,在全球125个国家中,缴费比例超过40%的只有11个国家,除了中国,其他10个都是高福利欧洲国家。
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23日,人社部有关人士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们国家各项社会保险的总费率超过40%,总体是偏高的。
对于一些企业和员工来说,五险一金,似乎成为了“不能承受之重”。降低企业“五险一金”负担,是否应当提上议事日程?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中国保险学会常务理事庹国柱和知名财经评论员刘艳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经济之声:其实,早在去年底,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就指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事实上,在中国经济告别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下,占工资40%-50%的五险一金正在成为企业“不可承受之重”。社保缴存为何如此之高?
庹国柱:这确实有一些高,但是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由于我们目前的人口结构,养老负担越来越重,所以要想逐步解决这一问题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经济之声:许多企业反映“五险一金”负担过重,这其中的各项保险是否应该区别看待?
庹国柱:确实如此,国务院前不久出台了文件,人力资源社保证部也在7月末相继发了几个文件,要求总体降低工伤保险和失业保险的费率,但是大家更为关心的是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在企业中大概占据职工平均工资的20%,医疗保险大约占据8%,这两块占据的份额都较大,但实际上我们也不能笼统的说它高,因为它有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根据统计方面的数据,去年全国的养老保险累计结余3万5千多亿,但是它并不是我们调低费率的基础呢,因为只是一部分省份有结余,这些省份应该存在降低的空间,但是还有一部分省份实际上是存在缺口的,也就是说现在每年统筹交上来的养老基金实际上还不够分发,所以财政每年会拿出一部分钱,大约几千亿,来通过转移支付帮助它们解决养老金的发放问题。医疗保险实际上也是这样,并不是每一个省都有结余。因此不论是医疗保险还是养老保险,都可以在实事求是的调研基础上,局部降低有结余省份的费率。
经济之声:“五险一金”是否有调整的空间?将来可能会如何调整?
庹国柱:调整的空间肯定是有的,但是如何调整以及在什么条件下调整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实际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设立了很多课题来研究这个问题。
经济之声:“五险一金”是企业成本负担过重的一个主要原因吗?
刘艳:其实不仅仅是企业,个人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企业和个人都同时感觉到有负担确实有失公平,其实作为一种社会政策,它对于社保的满意度和公平感应该是最直接的一个信息反馈。其实公积金的压力也非常大,因为它在国外缴纳的很少,但是除了公积金,它也没有特定的项目,所以,五险一金从对应的种类上来讲,是符合国情的,但是总体的比例控制可能还不是特别科学。
经济之声:是否应考虑对部分困难企业实行临时性的适当降低社会保险缴费负担的扶持政策?
刘艳:从微观的角度上来讲,这个政策应该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各部委的政策调整彼此之间是孤立的,它需要一个协同的拓展方式。实际上如果想要减轻企业的负担,除了减轻税费之外,还有一些隐形的措施。从社保这一领域来说,有两种方法可以相互配合。第一就是从宏观上持续加强全社会社保的普教性。此外,从微观的角度上讲,最核心的还是建立企业的专项基金,利用大数据把社保和企业的实际经营成本的信息关联起来,将社保公司、税务、工商等信息在互联网的基础之上设定出一个警戒参考值,作为一个政策上的决策依据,只有这种差异化的扶持力度才能更好的为这种依法缴纳费用的企业给予一定的扶持并提供更好的服务。
经济之声:合理分配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
刘艳:任何政策的制订都要讲究公平性,这种公平性并不是指是要一视同仁,也就是说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同样的税率彼标准。同时,我们要通过补贴和补助的方式,给予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投企业相应的扶持,这是一种内部的转移支付的方式。另外,其实老百姓不怕缴费高,企业也不怕缴费,它们怕的是白缴费,这也就对公共服务的质量需要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
经济之声:“五险一金”应该如何调整更为合理?
刘艳:首先我认为空间实际上很小,指望单一的调低费率缴纳标准是不科学的,我们需要很多与社保服务措施相配套的细则,其中涉及到利益调整的因素也非常复杂,它不是一个简单的降低税率标准的数字游戏,而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社会制度方面的调整。
来源:www.ghzpw.com
热门推荐